吸烟的你们有吸过水烟吗?

    现在年轻人恐怕很少有人认识水烟是什么东东吧,水烟是不需要烟纸直接在一竹筒一口上烧着,再过经过竹筒的水吸到嘴里的一种吸法。乡下人叫“水鸡竹”就是抽这种水烟的讲法了。
  
    吸水烟你得会上水,稍报多上了一点,会喝一口辣汤;上少了,不会发出那舒畅的声音,使你得着奇异的愉悦之感.其次,你得会装烟,拈这么一个小球球,不多不少,在拇指食指之问一团一裸,不轻不重;而后放入烟杯子,恰如其分的捺它一下—否,你别想吸出烟来。接翁,你要吹纸抢儿,卜陀.一口,吹若了那.火星儿,百发百中,这比变戏法还有趋.当然,这吹的功夫,和握纸捻儿的艺术有着关系,那妖,必须裁得不.宽不窄;握时必须不紧不松.从这全部过程土,一个人可以发挥他的天才,并且从而表现他的个性和风格.有胡子的老伯伯,慢腾腾的箱着烟丝,团着操着,用他的杆指轻轻按进杯子,而后迟迟地吹若纸捻,吸出舒和的声响:这tX表现了一种神韵、浮厚、圆润、老杜、有象刘石庵的书法.年轻美耽的婶子,拈起纸枪,徽徽撤开口’甫得舌头轻轻探出牙齿,或是低头调整着纸趁的松紧,那手腕上的饰物如动着:这风姿韵味自有一种杖纤柔媚之致,使你仿佛读到一幸南店词.风流饰推的先生,漫不经意的装看烟丝,或是闲闲的顿粉纸捻上友烬,而两眼却看巷别处:这抓逸淡远的境界,也不是有些近乎倪云林的山水。

    关于全套烟具的蟹顿,除非那吸烟的是个茶老,总不必自己劳力.这类事,普通都是碑妾之流的功课;寒素一点的人家,也是由儿女小琴操理。讲究的,烟袋里盛的白据水,吸出的烟就有柑隽之味;或者是甘革薄荷水,可以解热清胃;其次则盛以术场,简陌的才用白开水。烟袋必烦每日一洗利,三五日一次大打特致揍刻.此外,冬夏须有托套.及天用臂得至精至细的竹丝或龙须草编成,以防手汗;冬天则用调级制的.或丝线织的,以兔冰手.这种托套上面,都织肴或绣着各种图案:福字,寿字,长命富贵,吉祥如意,以及龙风牡开,乐字不断头之类.托上至欢头,还系有丝带,线统,饰着田字结蝴珠结和续络.这些都是家中女流的手工.密切关联的一件事,就是援纸捻儿,不但有扭细、松紧之不同,在尾端作结时,也有种种的办法.不讲究的随手扭它一下,只要不散便算.考究的,全得整齐利落。

   现在购买的一般都是香烟了,装饰得很漂亮,找不到水烟的痕迹了。因为现在购买香烟都是在新商盟网上订烟了,最传统的都是在商店购买,这些都很难买到水烟的了。只有在乡下才有可能找到旧时候的水烟了。


BaiduXML 谷歌地图

Copyright (c) 2017 新商盟网上订烟 版权所有 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,未成年人谢绝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