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烟已成为父亲生命中不可缺的一部分

父亲爱抽香烟,父亲几乎成天手不离烟,烟不离手。他待客时要抽,休息时要抽,饭后要抽,睡前要抽,就是工作的时候,嘴上也常常叼着一支烟。他人走到哪里,浓浓的烟雾也跟到哪里。

父亲将夹在两指间的香烟衔在唇边,深吸一口,青白色的烟圈自他的鼻孔、嘴里喷吐出来,他的神情显得悠闲而浑然忘我,如同一切烦恼瞬间都随着烟雾一古脑儿飘走了。

父亲最初都是抽高级烟,事业失败以后家道中落,便改抽便宜的新乐园,抽烟的心情似乎也不同过去了。他双眉深锁,目光呆滞,一支接一支,一口接一口地猛吸,笼罩在他面前氛氮氮妞的浓烟就好比郁结不散的愁闷,重重包围着他.

父亲的脾气也变得粗暴,动不动就发火骂人,我们都怕他,离他远远的,母亲也跟着心情恶劣.终口唠叨不休。整个家的气氛显得十分沉闷。

父亲抽烟的次数,比以往更加频繁,常叫我去替他买烟。那时,我们已搬到郊外,家里到街上的店铺,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,弯弯曲曲的小径,路边长满会刮人的杂草.叶子尖而细长,边缘带刺。崎岖不平的上路,一阵强风吹来,常刮起迷眼的沙尘。阴雨天,更是泥泞难行。

父亲如此喜悦的神情是我从未见过的。尤其自我懂事以来,就不曾看到父亲有过好睑色,他不是阴沉着脸猛抽烟,就是铁青着脸发脾气。想不到这一包烟会带给他这么大的喜悦。我很快别过
头去.避开父亲的视线.我内心感到很惭愧.因为那包烟毕竟不是我主动去买的。我装作若无其事,低头翻寻我的衣物,父亲一旁抽着烟,我们彼此沉默着,我能体会他那时的心情是多么满足。
我突然觉得和父亲的心灵接近了很多。“以后.我得多节省一些零用钱.回来时顺便为父亲多买几包好烟孝敬他.让他高兴。”我如此盘想着.

却不料,隔了不久.传来父亲车涡的M.耗.见到他时,他早已气绝,身边没有其他遗物.只有剩下的半包香烟.也没有一句遗言,他的生命宛如他吐出来的一缕烟雾,不声不响地消失了。

以前父亲买一包烟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才能买到, 不同现在可以在新商盟网上就可以买到烟了,真是时代的进步啊。想不到烟草行业也与互联网接轨了。


BaiduXML 谷歌地图

Copyright (c) 2017 新商盟网上订烟 版权所有 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,未成年人谢绝访问